【展讯】陶溪川景德镇国际国际工作室Sundaymorning展览 | 特邀艺术家、 Koen Taselaar: 另一种

【展讯】陶溪川景德镇国际国际工作室Sundaymorning展览 | 特邀艺术家、 Koen Taselaar: 另一种





 
景德镇国际工作室这周邀请了"TXC@Sunday morning-a Taste of Ceramics "展览特邀驻场艺术家Koen Taselaar,于本周三,4月17日,晚上七点,在陶溪川旗舰店二楼报告厅带来主题为“另一种可能“的讲座。他将与大家分享个人作品的创作经历,从纸张到陶瓷材料上的变通,到绘画至雕塑形式上的转换。
 
Jingdezhen International Studio invited the guest artist of “TXC@Sunday morning-a Taste of Ceramics”, Koen Taselaar, he will present a lecture titled: "Possible Possibility" on Wednesday, April 17th, at Ceramic Art Avenue Flagship Store 2nd-floor lecture hall at 19:00. He will share his creation experience from drawing to ceramics and back again.
 

Koen Taselaar
 
在西欧朋克文化与地下音乐的熏陶下,成就了一批在创作中保持高度自我的青年艺术家。观众在感受他们的作品时,会被其埋藏的控制欲所指引,仿佛艺术家本身是木偶戏中操纵世界的神明。
 

extended yingyang tittitwister (multititled #8), 2014
 
 布满细节的绘画,体态笨拙的陶瓷和抽象写意的印刷品,这些都是来自荷兰鹿特丹的艺术家Koen Taselaar 所常用的表现形式。
 

Variations For Everyone overview, MMCA Changdong, 2018
 
 他在2008年于Willem de Kooning Academy 毕业后,主要以平面设计和绘画方向来进行创作,平日阅读中的片段性文字和新浪潮运动的影像内容都在他的作品中留下了痕迹。
 

Koen Taselaar - MULTITITLED 4 (another magnum opus), 2012
 
 Tom Tom Club在 Wordy Rappinghood (1981)这首歌中完美的阐述了他的观点。
 
Words in papers, words in books / Words on TV, words for crooks / Words of  comfort, words of peace / Words to make the fighting cease / Words to tell you what to do / Words are working hard for you / Eat your words but don't go hungry / Words have always nearly hung me
 
译:论文中的话,书中的话/ 电视上的话,骗子的话/ 安慰人的话,和平的话/ 使战斗停止的话/ 告诉你怎么做的话/ 听上去对你没有用的话/ 食言的人大多不会饿/ 语言时刻束缚着我
 

Peace Pig And Thumbs Up Chicken, 2018
 
用绘画的形式组建一支虚拟乐队,并运用图像和文字结合的方式来代替歌曲的编排。在搭建这支乐队上,Koen 保持着对"唱片"题材选择的敏感以及强烈视效的把握。
 

Toen Kaselaar, Roodkapje Rotterdam, 2018
 
在虚拟乐队的建立后,作为朋克/diy文化风靡下成长的Koen 开始接触独立出版的输出方式,纸质印刷不可代替的质感,阅读式观看的独有体验,使他坚持着独立出版自己的画册。
 

Toen Kaselaar, neon, 2018
 
双关语在平面设计中也被大量使用,No Where, Now Here 系列中,Koen可以通过改变文字排版中正负空间的组合,使观众在观看时,视觉焦点开始游离,在前景后景间飘忽不定,产生"阅读障碍“,这种”妨碍“式的体验,让观众更加专注于“阅读”的过程。
 


Toen Kaselaar, solo exhibition at Roodkapje Rotterdam
 
 在阿姆斯特丹Grafisch Atelier一个月的驻场经历中,为了将材料的发挥更贴近于创作的概念,Koen 尝试使用银板印刷来转绘绘画内容。他将咖啡滤纸与印刷的图案反复叠加,然后与高分辨率的数字图像再结合,印刷中每一层的图案将被随机放置。不确定因素所呈现的结果,如朋克文化中所诉求的叛逆与反乌托邦式般原始、狂野。
 

Schiedam I 
 

le monde entrier est un cactus (totem #1)
 
 "我喜欢「无用」与「有用」定义的碰撞,「抽象」与「具象」概念的结合。”
 
艺术批评家 Jan Verwoert:a third way of making art「另一种呈现艺术的方式」,艺术的创作并不是遥不可及的实验性成果,它作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存在。
 
严苛,边缘的概念并不是Koen 所想要强融于作品中的内核。保持对身边事物的好奇心是这位年轻艺术家一直秉持的创作态度,就像“咖啡滤纸贴合在银板印刷上,粘土在火焰中跳跃,剪纸伴随着旋律高歌”。
 

Koen Taselaar - Boijmans
 
 

 
Top